退休前玩“瀟灑”晚節不保——松原市林業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姚明章嚴重違紀問題剖析
作者: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時間:2016-08-11 09:45:47

    吉林省松原市林業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姚明章曾經是一位質樸的農家子弟、黨齡40余年的老黨員。他從農村大隊干部做起,直至升為正處級領導干部。也曾熱血豪情、兢兢業業,也曾嚴于律己、恪守底線。然而,隨著職位的提升,他對自身的要求越來越低,把單位看作不受任何監督的“獨立王國”,隨心所欲,最終晚節不保,在退休后仍難逃紀法懲處。

  2016年4月29日,姚明章接受組織調查。6月12日,被開除黨籍,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獨斷專行,盡顯“家長”風范

  2006年2月,姚明章由松原市政府副秘書長調任松原市林業局局長。

  上任后不久,他在家里就當上了爺爺。高興之余,他閉目沉思,“船到碼頭車到站”、“兒孫繞膝安享晚年”的念頭不由升起,“林業局就是我的最后一站了”。懷著這樣的心態,姚明章在工作稍見起色時,便開始謀劃如何利用手中的權力,在退休前“瀟灑瀟灑”。

  2007年至2013年8月期間,未經班子集體研究,姚明章私自決定將14人招聘到市林業局工作。這些人都沒有正式的編制,由市林業局自己負責開工資。

  在這方面,姚明章有自己的“小九九”,別人請托之事不能不辦,安排正式編制的干部不集體研究容易出問題,安排合同工自己就算直接定了,班子成員也不會說什么。

  漸漸地,在市林業局他開始盡顯“家長”風范。

  未經審批,他先后為局機關購買兩輛轎車和一輛二手越野車;私設500余萬元的小金庫作為自己的“私人錢包”,隨意支出,其他人員不能染指分毫。

  說起自己的獨斷專行,姚明章曾美其名曰是“為了提高工作效率”。面對領導和同事的嚴肅批評、善意規勸,他視而不見,自以為是,終于一步步墜入欲望的深淵。

  他在懺悔書中寫道:“骨子里總認為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我是單位一把手,總歸有最后的決策權,因而獨斷專行,喜歡個人說了算,有時還覺得這樣辦事效率高,是有能力、有魄力、敢擔當的表現。”

  在姚明章眼中,各類專項資金就是一塊塊可供其隨意享用的“唐僧肉”,他在市林業局任職期間挪用各類專項資金近400余萬元,有的專項經費被用于辦公樓維修,有的被用于“三公”經費、人員工資、會議費等各類支出。

  “不是不知道這些錢用于其他支出是有風險的,但是為了解決經費不足和花起來方便,就把一切禁令放在了腦后,認為反正是國家的錢,不花白不花。”落馬后,姚明章分析時說。

  利欲熏心,無視紀律不要尊嚴

  算計完公款,姚明章又把貪婪之手伸向了身邊的同事和下屬,有選擇、有目的地打著屈尊“借”錢的幌子伸手要錢,而且大多有借無還,借錢是假,要錢是真。

  因為有了得過且過混日子的想法和打算,姚明章漸漸成了不見人影、不問工作、不聽匯報的“三不”局長。不但放松了政治理論學習,放松了廉潔自律要求,甚至降低了做人的標準。據了解,他在市林業局后來的幾年中,班子成員和干部職工經常一年看不到他兩回,手機經常換號,請示匯報工作根本找不到人。

  更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姚明章這位工作決策時威嚴十足的一把手,在向下級部門或下屬“借”錢時,非常“和藹可親、耐心十足”。

  2010年夏天,姚明章以急用錢為名給時任長嶺縣林業局局長金某打電話想借款10萬元,當時金某口頭答應幫助想想辦法。姚明章見遲遲沒有下文便親自“登門拜訪”,強行從金某手中“借”到10萬元。此后,姚明章用同樣的手段先后向其下屬劉某、柴某分別借款10萬元。以上30萬元直到其落馬都沒有歸還。

  借到的是錢,失去的是部門領導的權威、做人的尊嚴和黨員領導干部的形象。據市林業局干部職工反映和其本人交代,姚明章向本單位職工,特別是向中層干部借錢已經是大家見怪不怪的事了。更荒唐的是,2014年春節期間,姚明章向單位某科長許某借錢10萬元未果后,借口許某工作耽誤事不讓其當科長,讓副科長于某主持工作。直到2015年6月于某調走后才重新讓許某接任科長工作。

  借到錢“滿面春風”,借不到錢“小鞋穿上”。姚明章在懺悔書中寫道:“在這個問題上,我利用自己的權力和影響力,失去了自尊、自愛和自律,在下級單位和干部中我失去了威信和形象。”

  不僅如此,姚明章還把情人于某視為紅顏知己,對其俯首帖耳、言聽計從,不惜嚴重違反紀律。

  于某家中瑣事,姚明章事無巨細,充分利用手中權力親力親為。2012年1月,于某的越野車被撞后,姚明章將維修好的汽車以新車價格未經審批購置為公車,作為市森林公安局警務用車;將于某的哥哥董某(于某原姓董)安排到下屬林場上班,將于某的外甥王某、外甥媳婦于某、侄女董某、侄女女婿馬某招聘到市林業局工作;將市林業局家屬樓和辦公樓130余萬元的維修工程沒有經過招投標直接交給于某的哥哥董某進行施工。

  姚明章儼然把自己當成了于某的“家里人”,成為了這個家族的“頂梁柱”。然而,正是這位被姚明章視為紅顏知己的于某,在姚明章落馬后,迅速銷聲匿跡。姚明章聞訊,后悔不迭。(閆冬)

  執紀者說

  落馬后,姚明章在懺悔書中寫道:“大錯已經鑄成,悔之晚矣……我真誠地希望我這本反面教材能成為一面鏡子,通過我警示他人,使在職的各級領導干部特別是主要領導不要重蹈我的覆轍。”

  守初節易,保晚節難。黨員干部當謹記,理想信念不是與生俱來的,更不是一朝形成永不褪色,關鍵在于不斷地學習和實踐,常補精神之“鈣”。一旦自以為是,放松要求,必然信念滑坡,臨事動搖,在個人進退、利益得失面前失去分寸、丟掉初心。

桐鄉紀檢監察微信 菊鄉清風微博

吉林快三跨度乐彩网图I表